位置:宁波新闻网 > 游戏娱乐 > 正文 >

试论河姆渡文化之鸟图腾

2019年07月12日 02:46来源:未知手机版

杨丽娟近况,蔻驰,冬季爱情故事

原标题:试论河姆渡文化之鸟图腾

河姆渡文化是江南新石器时代的一个重要古文化,距今六、七千年。遗址位于浙江省余姚市河姆渡村。本文拟就河姆渡文化中鸟图腾起源及崇拜对象作一初步探讨。

学界比较一致地认为河姆渡人是以鸟作为图腾的。遗址出土有九件鸟饰物:一件双凤朝阳象牙雕刻(编者注:见封面),三件鸟形象牙圆雕,二件鸟纹骨匕,一件浮雕双飞燕器盖,二件鸟状木蝶形器①。数量上大大多于其它艺术造型物,而且在河姆渡艺术中,只有艺术构思浪漫、手法写意,不同于猪、稻叶纹等其它艺术造型写实而朴素②。

圆雕鸟形象牙匕

浮雕双飞燕器盖

河姆渡人生活在多鸟的林边泽地,但这还不足以证明河姆渡人一定以鸟为图腾,别的动植物在当时的生境中同样繁多。笔者以为原始人认某一动植物为图腾,功利的成份往往很重,这一动植物常常能左右他们的日常生活,支配他们的生计生存,河姆渡人的鸟崇拜,当与原始时期盛行其地的鸟田有相关,鸟田传说发生于舜、禹时期的江浙一带沼泽地区,鸟田的事实当更早。

东汉·王充《论衡》:“传书云:禹葬于会稽,写为之田”(卷四·书虚)。同书《偶会》篇中详明:“雁鹊集于会稽,去避竭石之寒,来遭民田之毕,蹈履民田,喙食草粮,粮尽食索,春雨造作,避热北去,复之碣石。”(卷三)

据《中国动物志》记载:中国雁形目中的绝大多数种类是候鸟,秋季南迁,春季北移,据所代观察在河北北戴河一带(即古之碣石)。每年七月底开始少量出现野鸭,八月增多,九、十月是几百甚至几千群结而至,十一月中旬后开始南返长江中下游及东南沿海一带越冬③。在绍兴市(即古之会稽),至今每年仍能见到大批南迁越冬的燕子,多时竟危及电线安全及马路清洁问题。与王充的记载相符,当时在这一带参加鸟田的当以候鸟为主,且不单鸿雁,而包括野鸭等众多候鸟,这与《吴越春秋》和《越绝书》所记参与鸟田的鸟行为是相符。《吴越春秋》:“天美禹德,而劳其力,使百鸟还,为民田,大小有差,进退有行,一盛一衰,往来有常”④。《越绝书》:“大越海滨之民,独以鸟田,大小有差,进退有行,莫将自使。”⑤“大小有差”意谓候鸟种类繁多,从种体、个体和群体看都有大小之差。“进退有行”是指候鸟飞行栖居时往往有一定行列,如雁,飞时有雁阵,息时有专司放哨之职的雁等,整个雁群行动有序。“一盛一衰,往来有常”则指明候鸟冬南夏北的迁徙性。

浙江一带属古钱塘江三角洲的冲积平原,《禹贡》记载:“厥土涂泥”、“阳鸟攸居”。阳鸟宜广义理解为追循温暖阳光之候鸟。这些候鸟多为杂食性,南迁越冬时,正值江南水田收割完毕,嘴掘能力很强的鸿、雁、天鹅、野鸭等在水田大肆寻食、又吃又拉,客观上则为农田除草、除虫增肥。

原始社会初期采集食物阶段,江浙沼泽地带野生稻等野生可食植物繁茂,人们在采集过程中常见这些阳鸟在这些地方嘴掘,来年这儿的野生植物长得更茂盛。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迷信鸟的神力,引为图腾。由于人口增多,社会发展,靠采集已无法为生,遂发展农业。江浙原始先民首先选择的就是这些肥沃而疏松的“鸟田”进行耜耕(河姆渡遗址出土大量界耜),阳鸟年年光临,有利于鸟田上农作物的丰收,于是鸟图腾代代相沿,但毕竟采集时期阳鸟对鸟田丰歉的决定性作用要大,耜耕时期鸟的作用相对减弱,因为工具、种子、人工投入、生产技术等因素对作物丰歉的影响增大。河姆渡文化之前采集阶段的鸟田当是鸟图腾的起源,繁盛时期到河姆渡文化的耜耕农业阶段鸟图腾崇拜已相对衰落。人们在生活上、生存上对鸟的依赖性已相对减弱,鸟图腾的实际功利慢慢消失,逐渐变成一种思想文化的继承而已。据《吴越春秋》记载:“余(越王无余)始受封,人民山居,虽有鸟用之利,租贡才给宗庙祭祀之费,乃复随陵而耕种,或逐禽兽而给食。”河姆渡时期的鸟图案艺术品及以后越国的鸟虫书、鸡骨卜、鸟的神圣传说等都表明:鸟图腾己越来越偏重于以文化艺术的形式存在于社会。但这个过程应是缓慢而漫长的,且各地是不平衡的。至少东汉时期,部分未充分开发的江浙沼泽地带还有极个别功利性的原始鸟田存在。据《十三州志》记载:“上虞具有雁为民田,春拔草根,秋啄除其秽,是以县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鸟,犯则有刑无赦。”

本文地址:http://www.ningbofob.com/youxiyule/1866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