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宁波新闻网 > 文化遗产 > 正文 >

宁波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2019年10月22日 08:20来源:未知手机版

qq点亮,奥鹏考试网,徐娇的哥哥

> ▲俞潞与恩师小泽征尔。(受访者供图)> ▲排练中 (傅红兵 摄)

 叶向群 傅红兵

 宁波交响乐团“寄居”在姚江边的宁波大剧院内。循着远处传来的浑厚器乐声,我们用耳朵轻易找到了二楼的排练厅。上百名乐手把偌大的排练厅挤得满满当当。视线穿过林立的大提琴、小提琴、铜管等各色乐器,青年指挥家俞潞端坐大厅中央,挥舞着指挥棒。他的手臂或舒缓或迅疾,目光在每一位乐手间游移,侧耳细听着每一粒音符。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一处不和谐音,指挥棒用力一指,一个喊停的动作,全场音乐戛然而止……

 在音乐世界里指点江山,俞潞的神情有着统帅般的自信;透过玻璃镜片,他的目光甚至带有几分犀利。与此形成有趣反差的是,身高一米八九、穿黑色T恤的他,脖子上挂了一条白毛巾,造型像早年宣传海报上的炼钢工人。他不时用毛巾去对付头上“喷涌”而出的汗水。俞潞的头发乌黑而柔软,在汗水的作用下,它们湿漉漉地贴在主人宽阔的脑门上。

 指挥这活儿,考验脑力,还极大地消耗体力。

 排练结束,30岁的俞潞在一众记者的簇拥下,镇定自若地接受起家乡媒体的集体采访。

 (1)

 俞潞的妈妈根本不会料到,1989年初夏,自己居然会生下一个八斤七两重的大胖小子。事后,她只能将此归功于厨艺高超的丈夫:怀胎10月,家里餐桌上,丈夫总能花样不断地变换出美味佳肴。“意外”接踵而来,长到3岁时,夫妇俩惊喜地发现儿子对家里新添的音箱产生了浓厚兴趣,一放《梁祝》,他那胖嘟嘟的小手就会和着音乐节奏,一挥一舞地打起拍子。

 俞潞的学前班和小学是在家附近的宁波荷花庄小学度过的。校长发现俞潞的音乐天赋后,让俞潞妈妈定制了一套小礼服。于是每周一学校的升旗仪式上,这个脸蛋清秀的男孩,就有模有样地指挥起全校同学合唱国歌。

 尽管自己与音乐毫不沾边,但像普天下所有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发现儿子有音乐细胞,爸妈就让俞潞跟随甬上名师王百红学拉小提琴。稍后,他们觉得有必要让儿子改学音域更宽、表现力更强、与其他乐器融合度更高的钢琴。在启蒙老师王百红的印象中,俞潞的音乐天分表现为超常的音乐记忆能力。事实上俞潞12岁时,已能熟练背下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这一时期,挤出读书空余时间,俞潞奔走于宁波与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之间,寻师求教。上中学后,父母对儿子设定的人生目标已基本明确:报考音乐学院。为便于儿子备考,母亲的付出是艰辛的:先后在上海和北京租住地下三层的廉价屋,当儿子的“后勤部长”。

 2004年,15岁的俞潞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成为该学院最年轻的指挥系学生。

 19岁那年,俞潞再次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跟随著名指挥家俞峰系统地学习指挥。毕业后,他被保送为硕士研究生。

 (2)

 读大一时,俞潞遇上了改变人生走向的恩师。

 那年,世界著名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先生,到中央音乐学院举办指挥大师班。办班期间,小泽征尔想在该校物色一名指挥苗子。在俞潞心目中,小泽征尔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记得还在报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时,听说小泽征尔到了北京,我立刻赶到他下榻的北京饭店。为了避开保安的驱赶,我在饭店门口守候了好几个小时,就为了看他一眼。”

 第一轮筛选由小泽征尔的助手主持,俞潞没能进入备选名单。“可能是我太年轻,也可能是我与大师的身高反差太大了。”俞潞打趣道。

 第二轮,小泽征尔亲自对指挥系各个年级的学生进行测试,俞潞被大师选中了。

本文地址:http://www.ningbofob.com/wenhuayichan/3427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