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宁波新闻网 > 时尚潮流 > 正文 >

宁波容百涉股权恶意转让逃废债务 遭上市委多轮问询

2019年06月25日 16:40来源:未知手机版

描写夏天的古诗,内推小王子,王宝强怒骂肇事逃逸者

宁波容百疑涉股权恶意转让逃废债务,股权问题曾遭科创板上市委多轮问询

来源:洞察IPO

6月19日,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容百”)首发上市审议通过。

宁波容百是家挺有意思的公司,有个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的实际控制人,这位实控人曾经主导了当升科技登陆创业板,据消息称其后来被迫离职当升科技。此外,公司还是个中外合资企业,且其中的外资是家国企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私募基金。

不过宁波容百也有让人疑窦丛生的地方,比如股权拍卖颇有蹊跷,其中是否涉及资产转移?再比如该公司经营现金流为净流出,且有短期借款的流动资金周转补充,但同时公司却在加大力度购买银行理财,银行理财的收益是否能覆盖短期借款?实际控制人白厚善在控股宁波容百时设置了多层持股结构,一家创业型科技公司为什么需要这么复杂的持股结构?

《洞察IPO》向宁波容百发函探寻原因,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对方回应。

蹊跷股权拍卖转让

在宁波容百的股权转让历史方面有颇多疑点,上交所也对此进行过几轮询问,但《洞察IPO》认为有关键问题仍未得到解释。

起因是这样的:公司前身金和锂电于2014年9月18日由金和新材以非货币性资产出资设立,在公司设立当月,金和锂电又扩大了注册资本,现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白厚善以直接和间接投资的方式又控股了金和锂电。2014年9月30日,根据增资后的股权结构,金和新材变为控股25%。

之后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经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余姚支行申请,余姚市人民法院对金和新材持有的金和锂电股权进行司法拍卖。2016年10月14日,金和新材所持有金和锂电的全部股权(对应出资额4000万元)在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上海容百以8468万元的最高价竞得。拍卖完成后,上海容百就百分之百控股了金和锂电。

至此,疑问也由此而生。

既然都是公司股东,金和新材出现困难,为什么双方没有考虑在股权冻结前上海容百直接出资收购,而要大张旗鼓到拍卖平台竞拍,毕竟金和新材出现资金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随着《洞察IPO》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其中复杂程度非常人所想。

提到金和新材,在余姚曾经也是非常知名的企业,根据公开的资料,金和新材后来跨界了房地产,在余姚开发了璟月湾项目,根据后来的新闻报道称,金和新材实控人陈韶峰或挪用了公司资金到璟月湾项目,最终资金链断裂,招致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长城新盛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上门讨债,并诉至法院,涉及违约金额粗略统计高达数亿。

这里就产生了个很大疑问:违约的发生实际在2013年就已有苗头,但是2014年9月金和新材还可以资产实物形式出资设立金和锂电,而且投入到金和锂电的资产也比较优质,是无论过去的金和新材还是之后的金和锂电都属于比较重要的资产,包括过去金和新材的骨干科研人员都在金和锂电。还有个蹊跷是金和新材实控人陈韶峰在上海容百也有持股。上海容百是目前宁波容百的重要股东,上海容百的实控人就是现在宁波容百的实控人白厚善。这其中是否涉及资产转移、逃避债务?

《洞察IPO》在进一步挖掘,以期理清其中疑点时,获得一份2017年长城新盛信托起诉宁波新金和投资有限公司的文书,长城新盛信托曾质疑新金和公司、金和新材料公司与金和锂电公司(宁波容百前身)恶意串通,损害了信托持有人利益。

长城新盛信托提出过几个疑点。

“金和新材料公司违反与长城新盛公司的相关协议(金和新材与长城新盛信托曾签署过一份框架协议)的约定,在2014年9月份先以资产出资设立金和锂电公司,又向其转让资产,其投资及转让目的何在?”

“金和新材料公司将转让价款3800万元又转为对金和锂电公司新股东上海容百新能源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增资,该企业再对金和锂电公司增资,资产转让款最终又回到金和锂电公司。这表明金和新材料公司根本没有用资产来置换资金的目的,所谓资产转让并不是金和新材料公司的真实意图,金和锂电公司支付转让款也只是个幌子,其共同目的就是转移资产逃废债务。”

本文地址:http://www.ningbofob.com/shishangchaoliu/1612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