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宁波新闻网 > 汽车消费 > 正文 >

宁波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2019年07月17日 08:05来源:未知手机版

466耳鼻喉科,qq炫舞 官网,取名网站

> “新艺”的“宝升和室榻榻米”样品。(朱军备 摄)

 走进位于海曙区横街镇的宁波绘家家居有限公司样品室,地上铺的是蔺草地毯、草蒲团坐垫、榻榻米,床上放的靠垫,还有瑜伽垫、时尚草制拎包等,满室散发着草的清香。

 一根草能开发出这么多新品,令人难以置信。而以蔺草制品为主的整个产业的年销售额达20亿元,国内国外市场差不多各占一半。

 在去年举行的全国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建设会上,国家质检总局宣布宁波蔺草为全国制造业区域品牌30强,评估价值接近90亿元。

 “东乡一株菜,西乡一根草”。改革开放四十年,这根蔺草见证了市场经济的风风雨雨,从粗放型到精细化,从单一市场到多元市场,一直走在转型升级的路上。

 记 者 朱军备

 实习生 郑 蕾 

 ■宁波种草历史悠久,蔺草加工业曾经辉煌

 宁波,是有实物证据的中国草席的最早发源地。在发掘河姆渡遗址时,考古队员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草席残片,当时的先民们主要用来遮身、铺地或遮风避雨。这样说来,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草席已伴随了人类7000年。

 制作草席的草,名叫蔺草。蔺,为多年生草本植物,也叫“灯心草”,茎可编席。用蔺草编织的席子,通气清凉,具有明显的吸湿性和放湿性,对人体的健康非常有益。

 900多年前,宁波城西的鄞西平原曾有浩渺的广德湖,广德湖的泥涂地特别适合蔺草生长。明州草席,最早使用的就是广德湖一带野生的蔺草。广德湖废湖为田后,人们仍然种植蔺草,世代编织草席,成为当地人的主要经济来源。

 1954年,周恩来总理参加日内瓦联合国大会前,指名要宁波产的“白麻筋”草席作为国礼赠送给参会的各国首脑。2000年,在泰国举行的国际农博会上,宁波草席荣获银奖。

 质地精密、挺括硬实、柔软光滑、收藏简便的宁波草席,享誉海内外。尤其是日本,更是传承了我国汉民族的遗风,喜欢席地而坐,几乎每家每户的房间里都铺榻榻米。榻榻米为日语音译,日本名为叠敷。榻榻米多为蔺草编织而成,一年四季都铺在地上供人坐或卧。

 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榻榻米年需求量约4400万条,宁波的蔺草制品主要销往该国。

 在集士港、高桥、古林等地,高峰时期曾有300多家加工厂,蔺草种植面积17万多亩,种草农民、加工厂因此赚到了钱,成为“草老板”。

 目前,全市有各类蔺草企业100余家,产业规模达20亿元,从业人员2.3万人,常年种植蔺草5万亩,联系带动农户4万户,产品占国内份额的90%以上,宁波已成为全国最大的蔺草种植、生产、出口基地。

 ■日本市场跌跌不休,企业转向内销市场

 随着日本青年人生活方式的日益西化,对传统榻榻米的需求也越来越少。目前,日本榻榻米年需求量已下降到1200万条。同时,由于出口国单一、日商压级压价,再加上日元贬值、汇率波动、种植过剩等因素影响,我市蔺草产业渐渐变得步履维艰。

 每年都要去日本市场考察的宁波新艺蔺草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国良说:“日本对榻榻米的需求减少,蔺草供大于求,因此对蔺草加工业打击比较大。为何蔺草制品以外销为主的市场在不断萎缩?因为,日本年轻人生活方式西式化,蔺草席销量逐渐减少。”他介绍,日本蔺草主产地之一的熊本县企业也在锐减,每年有近50家加工厂关闭,前年是450家,今年只存350家了。

 2015年,日本蔺草制品市场加速萎缩,宁波蔺草加工企业却盲目生产、囤积蔺草,致使供需失衡,引发了一场席卷整个行业的“毁苗求生”风暴,44家蔺草加工企业销毁了当年90%的蔺草秧苗。

 经历了关停、改造、转型的“阵痛”后,宁波蔺草企业纷纷开拓内销市场,力图浴火重生。

本文地址:http://www.ningbofob.com/qichexiaofei/1972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